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7734563中特网 > 正文

“方大系”大溃败:“三兄弟”大换血 成败系于一人-股票频道-金

2017-10-02 11:09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原标题:“方大系”大溃败

  “方大系”的秋天,似乎真的到了。

  9月18日,方大化工(行情000818,诊股)发布一则公告称,其股东方威通过协议转让减持5.01%的股份,套现4.4亿元,减持完成后,方威所持股份占比仅剩4.8%。

  与此同时,从今年年初开始,方大炭素(行情600516,诊股)、方大特钢(行情600507,诊股)、方大化工三家公司,相继通过改选、解聘,甚至提案罢免等方式,将有着“方大系”背景的人士,近乎全部清出董监高队列。

  这意味着,方威苦心孤诣经营十余年的上市公司体系,终究还是在这半年多的时间,轰然崩塌。

  尽管,距离2014年6月14日,已经过去了三年有余...

  “方大三兄弟”大换血

  方大炭素、方大特钢、方大化工,这三家公司,一直以来都是辽宁方大集团(行情000055,诊股)(下称“辽宁方大”),“方大系”旗下铁打的A股三兄弟。

  然而,2016年6月28日,辽宁方大以19.83亿元的价格,将所持方大化工(000818.SZ)29.16%的股权转让给一家名为新余昊月的公司,让出控股股东之位。

  消息出现伊始,也曾如投石入湖,引来市场一片波澜,不过辽宁方大给出了“本次权益变动的目的系基于自身经营需要”的解释后,一直没有新的大动作,此次事件亦逐渐被人们淡忘。

  只是,见叶落而应知岁将暮,真正的风暴,终于还是来了。

  2017年3月,方大炭素(600516.SH)公告宣布,在任7年的何忠华卸任董事长,闫奎兴接任;4月28日,公司又改选杨光为公司董事长。

  7月31日,方大炭素再次发布公告,解聘衷金勇先生和李晶女士担任的公司副总经理职务。

  同样是在3月,方大特钢(600507.SH)董事会秘书田小龙以已到法定退休年龄为由主动申请了离任;8月,公司董事长,以千万年薪被誉为“打工皇帝”的钟崇武卸任,继任者为谢飞鸣。

  而相比于上述两家公司的“和平换届”,方大化工的变动则更加直接、激烈。

  5月15日,在在多名董事联名提交议案罢免原董事长闫奎兴后,方大化工宣布免去闫奎兴董事长职务,由副董事长赵梦接任。

  随后,公司原总经理郭建民、原财务总监李晓光亦被免职;原董事会秘书宋立志、原总工程师罗宏等人也先后因个人原因辞职。

  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注意到,三位新任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履历,与辽宁方大全无交集。

  也就是说,或主动或被动,在短短不过半年的时间内,“方大系”三家上市公司董事长,及其它诸多高层,全部进行了换血。

  对此,野马财经与三家公司进行了联系,仅有方大特钢给出了简短的回复:“更换董事长是正常的人事变动。”

  风云起,方威造系

  半年时间,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的高层全部被撤换,“方大系”时下的境地,多少有些令人唏嘘,而这一切,还要从方威这个人说起。

  方威,辽宁沈阳人,70后,高中学历,穿着极不讲究,看起来一脸东北人的憨厚。

  但是,他做生意却相当有天赋,1994年便已担任了一家商贸公司的总经理,开始了原始资本的积累,不久之后,即自立门户,成立辽宁方大集团。

  而方威在资本市场领域的看家本领,无异于“重组”二字。

  自2002年至2005年,四年的时间,方威依托辽宁方大,相继完成了对抚顺炭素、抚顺河矿、沈阳炼焦煤气、成都蓉光炭素四家公司的重组,以一年一家的惊人效率,在炭素、化工、冶金领域连续落子,为其日后的版图画出了雏形。

  而后,“方大系”正式开始了对A股的征伐。

  2006年,作为甘肃国企兰州炭素集团子公司,上市四年的海龙科技(现“方大炭素”),由于经营不善,连年亏损、债台高筑。

  借此机会,辽宁方大以8000余万元的价格,一举拿下海龙科技51.62%的股份,成为其控股股东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交易中,辽宁方大还需要承担兰州炭素对海龙科技2.77亿元的占款,而方威则直接以手中抚顺炭素、蓉光炭素、合肥炭素三家公司的部分股权进行了折抵,以2.81亿元的评估价出售给了海龙科技。

  这意味着,以8000万元左右的现金,“方大系”不仅拿下了自己第一家A股公司;而且直接将自己的炭素资产初步装进了平台,可谓“一石三鸟”,省时、省力且省钱。

  金葵花资本投资总监徐成艺则对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表示,想把非上市体系资产顺利注入上市公司,不仅需要独到的投资眼光,还需要背后庞大的资源支持。

  2008年,方威再次出手。

  当年,由于经营不佳,南昌钢铁旗下的上市公司长力股份(现“方大特钢”)发布公告称,在江西省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南钢57.97%的国有股权,价格9.1亿元,最终被辽宁方大吃下。

  很快,2010年,已经轻车熟路的方威,又顺利将东北的一家将进入破产重组程序的上市公司*ST锦化(后改名方大化工)收归麾下。

  至此,“方大系”上市公司体系已然成形。

  且根据《新财富500人排行榜》等榜单显示,短短五年时间,方威的身价,也从2008年的23.6亿元上升到2012年的150亿元人民币。

  与此同时,方威还陆续担任辽宁省检察院检察监督员、辽宁省教育基金会理事会理事,并被选为辽宁省第十届、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那几年,是方威风头最劲的时候。

  成败系于一人

  复盘方威造系的路径,可以看到,其所有的上市平台,都是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,对经营不善,濒临破产的“壳资源”重组而来,成本相对较低。

  但在这一过程中,却也发生了诸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。

  例如,长力股份股权转让之时,包括华菱钢铁、宝钢等知名企业都有意收购,但最后方案抛出,却给出了“净资产不低于40亿元,资产负债率不高于60%”的门槛,至今都被南昌钢铁老干部指“为辽宁方大量身定做”,还在向中央巡视组反映。

  无独有偶,*ST锦化在改制过程中,也曾与中盐、中油、大唐等几家央企都进行了接触,但最后依然“花落”方大。

  究其原因,一位与方威相识多年的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,“方威在商场和政界都极富手段,而“方大系”的成败,也可以说系于一人——SR。”

  2004年至2006年,SR任职甘肃;2006年,方威拿下了甘肃国企兰州炭素集团的海龙科技。

  2007年至2013年,SR调任江西;2008年,方威拿下了江西国企南昌钢铁旗下的长力股份。

  同时,野马财经(微信公号:ymcj8686)注意到,除了上市公司外,方威还得以入主了江西萍钢,以及江西新余、峡江、萍乡等地众多中小型矿业和钢铁企业,发展迅速。

  可谓好风借力,直上青云。

  不过,2014年6月,SR出事;风,突然停了。

  而后,方威和““方大系””的扩张势头也戛然而止,掉头向下。

  先是不到半个月,方威的人大代表资格被罢免。

  接着,辽宁方大发布公告称,将终止实施把11家公司股权注入方大特钢的计划。方大特钢、方大炭素、方大化工三家上市公司亦自30日开市起停牌。7月2日复牌后,股价集体跳水。

  并且,SR被检察院起诉后,辽宁方大“方大要闻”栏目也一度再无方威的任何消息,坊间传言其“失联”。直到8个月后,有关方威活动的消息才再次出现在方大集团官网。

  在这8个月中,方大特钢二股东江西汽车板簧有限公司逢高套现2.2亿;方大炭素先遭机构减持折价套现1.13亿,后被控股股东两天套现9亿;方大化工更是遭辽宁方大退出,后者已将其所持公司29.16%股份出售给新余昊月......

  2017年1月23日,SR迎来了一纸判决。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,SR十多年间犯下受贿等三宗罪,涉案金额接近两亿元。在SR“落马”后,方威还曾“协助”调查。

  也正如文章开篇所述,从这时开始,“方大系”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动荡。

  ……

 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黄张凯曾对媒体评价,国有体制下代理人缺位导致国有资产严重受压的背景,让和政府关系密切的收购方有了可乘之机,方大低成本和“蛇吞象”式的收购国企才得以屡屡上演。

  正如不断被人提起的“红顶商人”胡雪岩,通过长袖善舞的手段,结交各路达官权贵,从一个钱庄小伙计,变成富可敌国的豪商巨贾,但最终,却落得个革职抄家,晚景凄凉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院长、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也曾对野马财经表示,“民营资本系族企业如何洗去‘原罪’,顺利‘上岸’,是一个深刻的金融社会问题。”

  其进一步指出,民营资本系族企业在创业初期,由于是无产者,都敢于冒险,突破监管乃至违法犯罪,特别是在金融创新领域。

  刘纪鹏提及,纵观美国金融发展史,也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企业。历史“原罪”可以漂白,方式大致有通过慈善、从政、捐助、支持政府重点项目等途径,民营资本系族企业要想基业常青,都要逐步成为规范化、透明化运转的现代企业。

  ......

  上图截自辽宁方大官方网站

  如今,在辽宁方大官网上,方威的日常工作还在稳步进行,但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,人们对他商海沉浮的讨论,远没有停歇......